HPV

花花世界/本土型菜花大揭秘(六)

連續談了幾個星期的本土型菜花、文章內大多數是一些數據並附帶一些研判、內容雖然顯淺、數字卻讓人覺得很麻煩、不寫不行、看了其實很頭大,這正是一般科學論文令人卻步的原因,其實許多醫師也不喜歡看,只是為了趕上日新月異的醫學發展,不得不讀而已。平心而論,數字是蠻枯燥乏味,冷酷無情的,能客觀具體地表達資料,這些資料適合大腦去理解,比較不會引起心中的感覺。還是一些模擬又具體的事物,例如圖表圖形,能夠喚起心中的感覺。以手表作例子吧!一個純數字的電子表,可以忠實地呈現時、分、秒、十分之一秒,清清楚楚,假定我們要搭車上班、看了手表的數字以後,心中自然要換算一下、一小時六十分,一分六十秒、再計算行事速度及扣除塞車因素,「終於」理解時間是否充裕。如果我們用的是傳統的大小指針手表、情況就很不一樣、習慣上,只要瞄一下大小指針的位置,就直接地「感覺」到時間是否還充裕。當然這些表達方式是各有利弊的。所以再枯燥的科學論文,也會設法弄些圖形來給大家「感受」一下,報紙專欄比較難給續者可以感受一下的事物,僅能儘量多用一些文字來作比喻了。
每一個醫學上的調查、總有四個步驟。一、選樣。二、紀錄。三、分析。四、結論。選樣的部分,第一要決定樣本的大小、第二是取樣的方法。按照統計學原理,有效樣本數最少是三十。如果觀察一個疾病,病例樣本總數少於三十名,就是不具有足夠的代表性。到底要觀察多少的病例,經費往往是決定性的因素,不過樣本數也不見得愈大愈好,因為樣本太大,各種變數參雜,反而擾亂重點,所以一般醫學調查病例數,大多是在三十到二百之間,至於取樣方式,通常是採用隨機方式,就是當籌備工作完成,就開始收集所有遇到的病例,直到達成預定病例總數為止,但是醫療工作畢竟是對人的,有許多不可預估的變化,例如當事人不願意接受調查,基於病人優先的原則,只有「割愛」,所以醫學取樣很難達到真正百分之百的隨機取樣,甚至紀錄的工作,有時因為醫療工作的瞬息萬變、常常有所遺漏,至於分析的工作,雖然千頭萬緒,但總是有一套常規方法,通常是把所有資料,按照年齡、性別、身高體重、職業、地域、或疾病特性等項目,作為主體項目,然後依序把資料表列,通常就可找出一些蛛絲馬跡,然後再把有關聯的項目、資料、套入統計學公式、計算出或然率,便可以決定各項關聯是否成立,再綜合臨床的經驗,就可以作出調查的結論。
在前四篇報導中,我已經逐一交代年齡、性別、不同型號的HPV病毒,單純或多重病毒感染等各單項主體觀察,我們再看一個數據,如果以菜花平均面積十五平方公厘(mm)為分界線,把病例分為大、小菜花兩組。大菜花組平均年齡四一點一歲,平均可找出一點八種型號HPV,平均用藥八五點八公克,平均治療三七點八天。小菜花組平均年齡三二點七歲,平均可找出一點二種型號HPV,平均用藥三八點六公克,平均治療二八點九天。可見菜花愈大,病人年齡愈大,也愈易有多重感染現象,治療起來也比較棘手。
綜合所有數據顯示,年齡、菜花大小,多重HPV感染,治療天數,用藥總量是互相牽連的,簡單講是「愈老愈難醫」。性別並無影響,男女菜花治療上無大差別,至於遇到高危險型號HPV的機會方面,與年齡無關。老、少的機會均等,但性別各有差異,女性的危險度比男性高,由此可見,年齡是最大的關鍵,隱約可以看到其實免疫力高低,才是真正的主角,現在最新的菜花治療用藥,都是從免疫力調整著手的。詳情如何,下週再續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