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PV

HPV 菜花 女性(四)

通常初確定自己感染菜花時,女性的反應比男性強烈、萬一資訊是負面的,更可能引發女性的過當反應,上篇提及到我所聽聞的故事,當我面前的病患講到親妹妹而菜花而自殺亡故,一字一句,迴盪在空中,整個診察室好像瞬間被凝固,病患本人,她先生,我都默然約莫十秒鐘以上,病患深陷於當時喪失親人的傷痛之中,她的先生茫然站在旁邊,我的思維快速地轉換了好幾套情景,心情很複雜。「我不殺伯仁、伯仁因我而死」也許正是這個「故事」的寫照,醫學是既博大又精深的科學,沒有一個人能掌握全部的醫療技術,每位醫師除了「日新又新」地追趕著醫學進步,更需要明白學問是各有專精,有些病我們沒辦法處理時,說不定別的醫師有辦法,尋遍各種文獻都「沒辦法」時,也許還是有「奇跡出現」的,天無絕人之路,任何狀況下都該讓病人的意志力有一個出口,除了能治病以外,還需隨時給病人保持希望與樂觀,畢竟醫學教科書是無法蓋涵人生的一切,假如無力解除疾病的虐害,仍然不可以斷絕病人的鬥志和信心、死亡有「鴻毛」與「泰山」之別,栽在菜花的起跑線上真讓人嘆惜。
這算是我所聽聞到的最極端的例子,女性在面對菜花的戰爭中還有很多值得大家參考的故事,在此先說明故事都是有血有肉的真實案例,其中並沒有所謂「對或錯」,人各有志,對人生各有不同選擇而已。小美(化名)約二十九歲,與相戀七年的男友已經著手籌劃結婚的計劃,有一回男友到大陸出差約三個星期,回台後生活亦一切如常,約兩個月後小美的外陰部長出了大大小小約四到五顆的菜花,她的生活一向單純,「責任」自然落在男友身上,他也終於承認出差期間曾經有遇一些「應酬」,但都有全套的防護,她非常傷心,但不放棄,除了積極就醫外,還全面更新自己的生活環境,包括更換工作、搬家、換新手機、長髮改成短髮,當然更包括回復「獨身生活」,無論男友怎樣的覺悟與請求,她始終不為所動,這樣剛好是前述案例的鮮明對照版本,現在事隔一年多年,小美的治療也告一段落了,天天加班,工作表現很好,在經濟不景氣中她反而逆勢升遷了,她告訴我現在是心如止水。選擇沒有對錯,只是有得有失,是讓我非常欽佩的一位女性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