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性病

性病該誰負責?

最近台北市立性病防治所發報了一則新聞稿,內容講述該所去年共有梅毒病例二八六位,其中女性占五十四位;女性當中三十六名已婚、職業為家管或無業者二十二人。去年淋病共登記一六四例、女性占十二人、三人為已婚、未婚八人、資料不詳者一人。講評結論:這些婦女感染的途徑有七成主要是經由先生或男友感染。讓大家感覺男人真可惡,這些女生真無辜。這個新聞雖然引用的資料不周延,但卻又作出一個正確的結論。
目前台灣地區約有二千三百萬人口,其中有一百萬青壯年的台商長年在外奔波,一整年下來,提出這些百位數的統計,實在是不夠代表性。當感染到性病時,許多人的第一個念頭是跑藥局,但是近年醫療實在是太普及了,到診所解決問題的還是比跑藥局的多一些,少部分的病人會大方地走進醫學中心求治,只是很少數的人「敢」闖入性病防治所,所以該所的病例統計,只能算是冰山的一小角,可能還不到百分之一,代表性不高。
性病防治工作裡有一個特色,就是病人自述的病史不可靠,有沒有婚外性生活?有幾位性伴侶?這些敏感問題的答案,可信度甚低,基於「與人為善」的心態,通常病人說甚麼醫師就記錄甚麼,事實上也無從查證,幸好這些資料也不會影響「下藥」的判斷,劑量多少是依病況決定,跟「有過幾次性行為」、「總共幾個性伴侶」無甚關聯。至於病人自填的職業欄,大部分醫療單位的病歷都不再要求,就連戶政單位發的身分證都不再登錄了。我當了二十多年的泌尿科醫師,所看過的病歷職業欄,從來就沒有看過牛郎、舞女、交際花之類,難道從事情色工作的人從來不發生泌尿系統疾病?當然不是,大家都知道,填甚麼職業對診斷和用藥都沒有影響,隨便填個「家管」十分普遍,所以性病醫學類的研究,切忌以病人口述病史或自填病態資料作為唯一依據,甚至作成結論,隨意發表。在記名及繳驗健保卡下製成的病歷資料,一切僅供參考。
該所的病例數目太少,資料取捨又頗「憨直」,立論依據十分薄弱,但是所作的結論卻是正確的。「這些生活單純的婦女,感染途徑七成是由先生或男友感染,這個結論不但「正確」,還可以說是太「含蓄」了,應該說是「九成以上是先生或男友感染」才對。既然是「生活單純」,性伴侶當然只有一個,竟然還產生性病,不是「他」帶回家的,難道是「天上掉下來的」?這個「不安分」的「他」是怎樣得病的?當然是外面有一個或一群「壞女人」傳給他的,而這一個或一群「壞女人」也一定是外面還有一個或一群「更壞的男人」傳給她的。追尋下去真是沒完沒了。男傳女、女傳男,所謂鴛鴦同命,所以性病防治所的結論,不但正確,而且正確得有點像句「廢話」。
這樣的「廢話」其實隱含釐清責任歸屬,並多少有予以譴責的成分。目前社會風氣好像比以前開放許多,但是許多人心底裡的道德尺度並沒有相對放寬,大家面對性病的態度,仍然會加入批判的成分,看到別人「中獎」,心裡多少會產生「豬哥」、「淫蕩」、「活該」及有隔岸觀火的反應。萬一自己成為「受災戶」的話,心裡多少含有「真衰,一次就中」。其實疾病的本質十分單純,「次數」多,伴侶多,「多做多錯」,上得山多終遇虎,性器官只是身體裡眾多的器官之一,故障了修理便是了嘛!不必加入太多的道德批判,太多的額外譴責,否則會使當事人怯於面對,不見曝光,甚至逃避正規醫療,引發更大傷害,尤其是醫護人員,態度更應「嚴守中立」。
小倆口萬一發生性病怎麼辦?責任永遠無法百分之百釐清,互相指責只會帶來二度傷害,應該共同面對,接受正規醫療,才能迎向陽光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